《路西法效应》书评 | 好人是如何变成恶魔的”

发布时间:2017-12-18 00:00 文章来源:真格基金

文 | 朱翊

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办公室


《路西法效应:好人是如何变成恶魔的》

【美】 菲利浦·津巴多

内容简介

1971年,美国社会心理学家菲利普·津巴多主持了斯坦福监狱实验,挑选身心健康、情绪稳定的大学生分组扮演狱卒和犯人。到了第六天,情况变得过度逼真,原本单纯的大学生变成了残暴不仁的狱卒和心理奔溃的犯人。情景力量如何影响个人行为,人性善恶之界限,究竟有没有英雄人格,这些问题发人深省。


《路西法效应》,副标题是“好人是如何变成恶魔的”。作者菲利浦·津巴多是一位世八卦啊呀呀界赫赫有名的心理学家,他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曾经做过一个实验——后来几乎没有人敢原样的重复再做——这就是非常有名的斯坦福监狱实验,这本书就是关于这次心理实验的描述和总结。

这个实验是怎么回事呢?作者在大学里找了一群志愿者学生作为研究对象,把校园里一幢教学楼布置成一个监狱环境,这些前来参与实验的学生经历了一个非常逼真的逮捕过程(有真实的地方警察参与)。那些被抓进来的学生就成了囚犯,将在“监狱”里被关两个礼拜,而另一些学生则充当狱警。

这个实验的目的就是看在这两个礼拜中,原本是年轻有为的普通大学生、研究生的好孩子们,当他们中有些人扮演了囚犯、有些人扮演了狱警之后,双方的互动会怎样,这个环境、这个制度又会对他们造成什么样的影响。这个实验的结果非常骇人,乃至旅行社排名网于这个实验还做不到一个礼拜,就被迫终止。

我们总是把罪恶当成某种人的特质,我们把残忍当成某种人的性格。但是,在1971年做这个研究时,你会一步步地看到,这些原本很纯真的学生,是怎样忽然之间有人适应了囚犯,有人变成了魔鬼般的狱警。

这个实验,所有囚犯进到监狱之后,都要赤裸身体接受检查,换上囚服,每人安排一个号码,开始报数——他们被剥夺了原来的背景和人性,进入这个体制之内。另一方面,当狱警的学生穿上狱警的制服,这个制服就开始使他们改变。短短一天内,双方之间的互动就已经出现微妙的变化。饰演囚犯的学生们有时候会搞点小反叛,而这些狱警很快便忘记了这只是个实验——他们觉得,你不听我的话,是对我这个身份、对这个体制的不尊重,你在挑战我的权威,我要好好镇压你们。到了第二天,饰演囚犯的学生继续策划叛乱,却被更残酷地镇压和羞辱。现实中伊拉克监狱里虐囚的事件都能在这里找到影子。

这个实验,后来怎么结束的?津巴多教授的女朋友克里斯蒂娜进入这个实验室——假装的“监狱”,她在其中的一个休息室里跟一个等待要值班的学生——也就是等待要去值班的狱卒学生谈话,觉得这个学生既亲切又有礼貌,怎么看都是大家公认的超级好人。

可是后来她忽然发现,透过监视机的镜头,刚才跟她聊天的好孩子,居然就是这个监狱实验里最恶名昭彰的狱卒,才不过几分钟,他就从头到脚换了个人,不但走路的姿态不同,讲话也完全不同,带着南方腔调,镜头里,他正在大喊、叫骂犯人,命令他们报数,所有不在他规矩里行事的,都被视为对他的无礼和挑衅。

克里斯蒂娜看哭了,她受不了,大声谴责她的男朋友——主持这个实验的津巴多教授——“这已经完全失控,难道你没有注意到吗?”此时的津巴多教授才恍然大悟,他发现自己对整个事情已经失控,太沉浸在这个典狱长的角色里,本应做一个客观的研究人员,却没想到已完全投入这个情景、享受起这个过程。

我们通常会觉得,我绝不可能成为那样的坏蛋和凶手,我们通常很自信自己的道德判断能力,很自信自己的坚强意志。可是千万不要太过自信,如果将你放在那些角色里,你会怎么做?你是否可能会投入其中呢?这是非常有可能的,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可能。

此外,津巴多教授研究,普通人不具有一种所谓英雄行为的人格,真正的英雄行为是指人应该对邪恶情境具有抵抗力,这个抵抗力来自哪里,除了刚才所说的一个局外人心态,还源于你能不能时常保持警觉地意识自己的环境,抽离于局势之外。这种人往往都是一个平凡人,就像《辛德勒的名单》里的良心商人辛德勒,还有美国阿布格莱布监狱虐囚大丑闻的揭露者乔·达比,这些虐囚照片一直在监狱里流传,谁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,只有这个下等警察,把照片发给了高级调查官,结束了暴行,事后他被保护起来,隐居了3年。

这些好心人,平常不见得特别了不起,不见得特别伟大,他们对于情境有一种敏感,不会那么容易向情境屈服。所以,我们怎样才能避免有一天自己变成一个凶手,就是要随时对自己所身处的情景和环境保持警觉。

编辑:胡静逸(普陀区人民检察院)

来源 | 公众号:青春检影(qingchun-jianying)